否极泰迪

( ˶´⚰︎`˵ )唯独瑞金、瓶邪不可拆,其他cp杂食

【互动系画jio】

头像是微搏@瓶流层 瓶瓶脑丝画的,lof她的账号实在是太难打了我打不出来
熊猫搭档是@M猫
b站@熊真与咪喵酱
(虽然都是无聊的自言自语)
https://live.bilibili.com/h5/5815835

这是我的文绑@绝处逢真
请叫我——凤凰院熊真!!!(突然中二

传说,在床上放着的泰迪熊都是一名守护主人的骑士,它会在你睡着的时候,帮你驱赶梦魔,在冬夜的冷风中帮你盖好被子,守护你的成长。

希望喜欢我的人永远都能好好的。

[迟来的熊吉生贺]凹凸大学的日常

▽真的好青春洋溢哇,我的生涯一片无悔,想起那天下午夕阳下的奔跑,那是我逝去的青春……╭(°A°`)╮而且中间还有配图hhhhh好可爱,仍不住就想起了当年自己军训的时光,超喜欢这篇文的
▽我绝对不会打你,我还要抱紧你(咔嚓∑(゚Д゚)断了

夜翎飘雪:

是 @否极泰迪 大大的生贺,恩,我应该是最晚了。梗是烟花她们学校的一些真事,算是我俩一起弄的吧。哈哈哈哈哈,爆肝了一下,本来想当个惊喜,但我看了我这奇奇怪怪的产物,它可能是个惊吓。希望不会被熊吉打死。ღ( ´・ᴗ・` )


CP:瑞金,雷安,凯柠,卡埃,丹秋,鬼莱(佩帕就一丢丢,不超过三十个字,算是全员都冒泡了。作为一个全员吹一本满足,希望熊吉太太打我的时候轻点。)




  (1)军训之理发




  凹凸大学是世界闻名的一流大学,每年招生都会进行为期两个月的军训。与其他大学随便糊弄一下不同,该大学是真得会让学生去军营里,进行军训体验。一切标准按照军事化管理进行,违纪一次警告,两次大过,三次退学处理。




  金他们就是这一届的学生,因为各地区上学时间存在差异,学生之间存在一定的岁数差异也是正常的。




  学校是先分好了寝室,在统一坐车去合作的军队的军营。




  他们学校是四人寝的规模,金的室友除了发小格瑞之外,另外两位室友分别是雷狮和安迷修。听说,他们是从一个学校考过来的,而且关系并不怎么好。




  雷狮之前学校的室友,则是住在了他们左边的寝室。其中有一个人是雷狮的堂弟,叫卡米尔。另外两个叫帕洛斯和佩利,而其中一个叫埃米的,金没记错是一个来找他搭话的女孩子的双胞胎弟弟。说实话,能记住他,还多亏了他那有些一言难尽的大问号造型来着。




  虽然他们说那是呆毛,可这呆毛厚度已经是冲天辫了吧?那个弧度真不是被发胶定住的么?




  金他们右边的寝室,住着紫堂幻,鬼狐天冲,银爵以及神近耀。金和紫堂幻在入学的第一天就交上了朋友,至于他们寝室的另外三个人,金觉得,鬼狐像是搞传销的,银爵有点像是神棍,说话有些神神秘秘的。神近耀有点像是格瑞一样,很少说话,但金觉得这屋,他是除了紫堂幻之外,第二个好人。




  鬼狐他们学校进来的人数颇多,很快就成立了个社团,据说对外找人是想提高社团规模,争取更多的活动资金。




  银爵也开了个社团,只不过人数不是很够。两人都向金和紫堂幻递出了橄榄枝,紫堂幻不好意思拒绝,就说自己可以考虑一下。金的话,更想跟格瑞一起,所以算是婉拒了。




  第一天签到,他们先把学校的寝室都整理好了,然后领来了自己的衣服,在学校的班级里集合,认一下自己的室友都是谁,同学都有谁。




  第二天则是集合,带着他们的军训的小包,去军营。




  他们早上五点就集合了,然后七点到军营的宿舍,按照已经分化的室友开始入住寝室。九点开始在寝室外集合,开始军训,由教官来告诉他们,军训期间需要注意什么。




  金他们这一届的辅导员是丹尼尔,跟金也算是熟人。是金的姐姐秋的男友,也是因为丹尼尔和格瑞一起为他补习押题,这才能让他考入凹凸大学的。




  每次看到丹尼尔的时候,金就觉得,遗传这种东西,还真是可怕。金小时候对格瑞的银发一见钟情,闹出要格瑞当他新娘的闹剧。他姐姐秋某种意义上,也是对丹尼尔的银发一见钟情,只不过,没金那样乌龙。




  男孩子的东西少,很快就收拾好了。金就问大家要不要先四处逛逛?




  雷狮躺在床上打游戏,安迷修正在看小说,格瑞对其他人并不感兴趣,奈何金眼巴巴的看着他,叹了口气,便被金拉走了。




  然而出门的时候,却着实惊了一下。他们对面,居然是女孩子!居然男女混寝的嘛?




  一些女生也蒙了,这是什么情况?




  教官说,这是为了防止我们男女学生,过于放松自我,互相监督,别耍流氓。




  丹尼尔在旁边附和道“就是这样。”




  男孩子这边倒是无所谓,女孩子那边就有些异议。但他们的寝室门是没有玻璃的,是完全不会影响彼此的情况。




  除非,你非要穿着暴露的出来溜达,否则,走廊上全是监控。真出事,直接就能带你走。




  这片区域就是专门给学校军训用的,凹凸大学跟军区合作了这么多年,还没出过事。




  男女混寝的事情,就这样过去了。




  住在金他们对面的四个女孩,分别是凯莉,安莉洁,莱娜以及蒙特祖玛。




  凯莉和安莉洁跟雷狮他们是一个学校的,并且,她俩从以前就是室友关系。莱娜跟鬼狐一个学校,蒙特祖玛是和他们学校一个跳级的叫做嘉德罗斯的学生一个学校。




  总之短短几小时,金跟他们对面,左右两边的寝室的人,也算都打了一声招呼。




  反正集合也要一起走,干脆金就把刚认识没多久的人都叫上了。埃米的姐姐艾比,也过来找他,只不过在看到金之后,便抛弃了弟弟,来跟金搭话了。




  艾比个人是比较喜欢金这种可爱又阳光帅气的男孩子,却没想到,金在介绍格瑞的时候,格瑞补充了一句“男友。”




  金愣了一下,脸一下红起来,却很认真的说道“恩,他是我男友。”




  恋还没恋,就先失恋的艾比觉得,可能她需要回老家拜拜呆毛神,转个运。




  站方阵的时候,老师要求他们系分,然后一个方阵三百多人的站。一横排六个,站不超过六十排。




  他们学校,这些系加起来一共站了二十个方阵,每个方阵一个教官。




  那么教官首先是将军训须知告诉了他们,第一个被指出来的,就是在场的格外,头发,没一个合格的。




  军人的要求是头发不能长于一厘米,考虑他们是学生,教官说,可以稍稍放宽政策,男孩子的头发超过三厘米的,都不合格。女孩子的长发必须要盘起来,短发能扎起来的尽量扎起来。




  不能佩戴饰品,耳朵手上都不能有。某些人的鼻环,戒指,亮晶晶的东西,该收就收起来。




  凹凸大学要求入学学生必须参加为期两个月的军训,主要是想培养他们一个好的行为习惯。




  丹尼尔作为辅导员,当然要安抚学生的情绪,爱美之心,人皆有之。不过他劝在场的学生,两个月撑过去了,你就算上天,只要不犯校规,不挂科,那么你想怎么搞随你。但军训这段时间,是学校筛选一些品行不端的学生。当然,你不想服从学校安排,你可以离开。离开凹凸大学,你有很多学校可选,可毕业后会不会有其他企业收你,就不清楚了。




  这可以算是警告也可以算是忠告,吵闹的学生瞬间消了声音,乖乖服从安排。




  教官说,中午的时候,额外给他们一个小时午休期间,去把他们的头发搞定。军队是有理发师的,一推子下去,烦恼全无。




  大多数学生是打心眼里的拒绝,能把自己脑袋折腾成这样,当然是满意这个发型的。那么教官也给他们提供了第二个选择,你可以按照你现在的这个发型,去修剪。




  有的学生只需要稍稍修一下边角,而有的则需要斟酌斟酌了。




  军训是很乏味而枯燥的,尤其是他们要完全按照军事化管理去进行训练体能。一些娇生惯养的学生,自然出现了各种的身体不适,被抬走了。




  也不是没有人试图拿医院的证明,以身体有疾病为由,躲避军训。但军队里有军医,你能不能军训,军医才是说的算的那个人。




  学校交给学生们的第一课,是服从。你到了哪,你就要遵守哪的规矩。不想遵守规矩的,那就努力去成为其他人的规矩。




  学生们被教官操练了一上午,完全顾不上饭菜好不好吃,脑子里就一个想法,先塞个肚满再说。




  剪头的剪子,学校已经准备好了,想自己剪头的去辅导员那边领就是了。




  金他们系大多都是男孩子,头发都有些长。




  丹尼尔看着他们像是女孩一样揪心的表情,安慰说“男孩子,一个个都留什么长发,短头发才精神些。你们看看教官,英姿飒爽多帅气。”




  “那辅导员你倒是跟我们同感痛苦的也剪个短发。”一个少年的声音,自人群后传来。




  众人回头看去,那是一个脸上还带着婴儿肥,还未完全长开的少年。少年大概一米七左右,金发金眸配上与生俱来的高傲,宛如王者一般。




  少年旁边,一个扎着红色马尾,身高在一米八五左右的青年笑道“我没记错的话,凹凸大学的教师手册上写着,辅导员需要与学生一起接受军事化训练。那就,一起剪个头呗?”




  听到丹尼尔可能要剪头,金坐不住了,连忙道“教官只说我们学生需要剪头,没说辅导员也需要。”




  “但辅导员不是说会跟我们学生同甘共苦嘛?”雷狮是属于那种稍稍修发就可以的,但被强制剪头,还是有些不爽。




  金听雷狮这么说,觉得好像是这么回事。可一想到丹尼尔漂亮的银色长发变成了短发,就好伤心。




  他找不出反驳雷狮和那个叫嘉德罗斯跳级上来的学生,只好求助旁边的格瑞。




  格瑞作为金的发小加男友,更是为了金留了一头难以搭理的长发。怎么可能在自己银发要遭殃的时候,留着个吸引金视线的敌人呢?




  装作没办法的摇了摇头,金只能有些可惜的看着丹尼尔的头发,姐姐知道怕是也要伤心了,等下他上网多买点长头发快的头发用品吧。不能阻止剪掉,也要保证能快点恢复!




  丹尼尔这还是第一次碰到,学生敢欺负辅导员的。可说出去的话就跟泼出去的水一样,他覆水难收。




  “好,我会跟你们一样剪头的。”说这话的丹尼尔,内心在滴血,并在脑海中思考自己常买的那几个品牌是否有快速长发的产品。




  金他们寝室领了剪刀,在问谁会理发的时候,金举手道“我会,我跟姐姐就是互相理发,格瑞的头发也是我修的。”




  安迷修看了眼格瑞散下来的头发,又看了看金发型,默默的想交给金剪,总比他自己剪强。




  雷狮打算看看,不行,他就去找他堂弟卡米尔剪,卡米尔有点强迫症,这种事交给他,雷狮很放心。




  金先让格瑞帮他把头修了,他跟雷狮一样,只需要稍稍修剪一下就好了。




  不过安迷修的头发,是着实需要大修一下了。




  金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安迷修的呆毛和他的人一样,看上去非常的没精神。




  而金要动剪修剪呆毛的时候,他似乎看到安迷修在发抖,牵动着他手里的呆毛也在抖。




  虽然看着很可怜,但这个呆毛的长度肯定超过三厘米了。金只能小心小心再小心的把它从大呆毛,修剪成,小呆毛了。




  为了精确,金甚至还拿了尺子,确定是2.9CM才放下的剪刀。




  剪的不是很好看,但起码并不难看,只能说是能看。




  而在给格瑞剪头的时候,金明显的迟疑了。摸着格瑞的头发,迟迟不肯动手。




  格瑞要自己来,金也舍不得,可要自己动手,还下不去手。




  教官的规则摆在那里,金也不能让格瑞因为这件事被退学,整个人纠结极了。




  雷狮和安迷修在那边说话,不小心撞了金一下。咔嚓,一剪子下去,银发散落了一地。




  金僵硬的转头看向雷狮,周身的黑气仿佛要实质化一般。




  “时间快到了。”雷狮指了指房间里挂着的表,格瑞的头发,金肯定要修一段时间,他还是去找卡米尔吧。




  剪都剪了,肯定不能再给格瑞接上去了。再加上时间确实不够了,金倒是有些谢谢雷狮那一下,不然,他可能磨蹭到最后,害的格瑞直接推成个秃头。那可比短发更让金难过…




  雷狮过去的时候,卡米尔正给自己修完头,佩利和帕洛斯正在床上拿着剪刀扭打。




  佩利的金色长发已经彻底成了杂草一样,帕洛斯的长发彻底散了下来,被剪了好几剪子,弄了一床的头发。




  卡米尔听到雷狮让他给他理发,倒也算是淡定。毕竟他们的发型,只需要找比例往下修剪即可。




  等下午,所有人在操场上,教官要求大家摘掉遮羞的帽子。




  看着五颜六色的杂草式脑袋,大家心照不宣的笑了起来。




  金和格瑞他们的头发都算好,埃米,佩利还有帕洛斯他们的头发就有些糟了。




  丹尼尔看着自己理发理出的悲惨脑袋,摸了摸自己被军队理发师弄好的发型,虽然有点短,但起码,比他们强多了。




  而企图看丹尼尔笑话的人,看着他干爽利落的发型,着实不爽的啧了一声。




  尝到苦头的学生,纷纷去找理发师修剪。理发师给学生修了这么久的头,熟能生巧,三厘米以内分分钟搞定。




  虽然没什么发型可言,但好歹比一厘米以内的半秃强。




  女生中唯一惨一点的,就属艾比了,呆毛被强行按压下去后,整个人都透露着一种颓废的感觉。




  而埃米也是如此,两姐弟没了呆毛,像是失去一部分灵魂一样。




  尤其是金听到他们信奉的神灵居然是叫什么呆毛神,回头问安迷修一句“你是不是也信奉呆毛神啊?”




  “在下并不信神。”安迷修回答道。




  金看着安迷修的呆毛,又看了看艾比和埃米,恩,应该是不信的,那天蔫吧应该是安迷修发胶的缘故。




  因为每天都是满满的训练,休息的时候,身体乏累的不行。渐渐的,大家倒是不怎么在意自己的发型问题。甚至还满意这个发型,可以让自己凉快一些。




  这也算是一种,苦中作乐吧。



图是 @吃桃子的烟花君 画的,剪头后的悲惨模样。




  (2)长长头发三件套




  艾比和埃米在军训结束后,跟丹尼尔请了假。虽然军训两个月后,会有七天的假期,让他们可以回家看望家人。




  但艾比和埃米家有些远,最主要的是,他们需要拯救他们俩的呆毛(信仰)。




  为此两人甚至求来了家长,跟学校请了半个月的假期。




  金知道,以为他们是要回家去跟神进行祈祷,就是神学那些,他不是很懂拉。




  然而半个月后,看到脑袋上又顶起来了呆毛的姐弟,艾比倒还好,毕竟没剪头。可埃米的头发倒是长得比格瑞和丹尼尔要快一些。




  虽然肯定比他之前的哪个大问号要小很多,但起码竖起来也是有模有样的。




  金为了格瑞和丹尼尔的银发操碎了心,当即跟姐弟俩咨询起来。




  艾比在自己无法跟金来一场恋爱,和金成为朋友也是很好的。在金询问她头发的事情后,当即推出了他们老家特产洗发水,护发素以及发膜。




  凯莉路过后,提议道道“大家都忙着长头发,你们不如趁机做一笔生意?”




  金也觉得这确实是个商机,艾比说要问问家里人。




  三天后,学校内风靡起了能够快速长长头发的洗发水,护发素和发膜。




  大家摸着头发,满足的想着。半个月后,自己又是一个可以浪的飞起的帅小伙了。




  从金那里淘到长长头发三件套的丹尼尔,摸着自己的头发,终于松了口气。两个月军训,剪了头发的他只能跟秋通话而不敢视频,回到学校,他的头发长得还有些慢,头发在没有长回来之前,他都不敢去找秋。




  现在,总算可以加快他长头发的进度了。




  另一边,秋看着弟弟发回来的丹尼尔照片。有些好笑的想着,这个笨蛋,还不如自家弟弟。




  自家弟弟好歹把格瑞的头发收了起来,打算之后学习怎么做绣画。




  丹尼尔这家伙,头发剪了居然还不给她邮回来。




  哼,等他来的时候,再让他剪一次吧,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




  秋看着金发过来的用头发绣画的教程,格瑞和丹尼尔都是天然的银发,染起来也好染。她到时候绣点什么好呢?绣好后挂在哪呢?




  金同样看着洗好的长发苦恼的想着,量好像有些不太够,以后让格瑞留的长长长一些,再剪短吧。




  自己要不要也留长一点,跟格瑞的头发一起混着绣?




  说起来古代也有结发一说,他们这也算是变相的结发吧?




  金突然有些庆幸,他和姐姐小时候为了生计,当过很多地方的学徒,进而学会了一些刺绣技巧。




  决定了,他要拿这幅作品,去跟格瑞求婚。毕业前,必须搞定。




  格瑞和丹尼尔突然背后发寒,打了个寒颤,为何有一种不好的感觉?




  (3)没带饭卡之亲我




  安迷修没带饭卡,门禁杠在哪里他也进不去。索性天也不冷,他也不着急回去,便站在外面等。




  哪想到,半天也没看到有人回寝室,倒是他站的有些累了。




  为了不让自己看上去像是傻站在门口,安迷修找了个地方坐了下来,拿出手机看起了小说。




  等了快一个小时,也没人回来。




  没办法,安迷修打算问问金方不方便,过来给他开下门。




  他和雷狮虽然是情侣关系,但这种事如果找他,准被对方笑死。




  然而天不作美,他还是看到了雷狮。




  既然被看到了,那就没什么好掩藏了。




  但雷狮怎么可能让安迷修就这么轻易的过来,点了点自己的唇,恶劣的笑着道“亲我一下,我就放你过来。”




  安迷修记得走廊是有监控的,他虽然不介意别人知道他和雷狮的情侣关系。但是这种当着监控的面耍流氓的行为他是绝不会做的!




  雷狮晃了晃饭卡,安迷修眼尖的发现,这不是他的么?所以他不是没带,而是…被雷狮不知道什么时候摸走了么?




  安迷修作为一个剑道部的王牌,他还不信,自己无法从雷狮手里抢回自己的饭卡。




  雷狮个子比安迷修高,手一抬,安迷修就需要跳起来够,雷狮趁机,单手搂安迷修的腰,隔着衣服狠狠的咬了一口,安迷修想都不用想,他那块肯定有个牙印在上面。




  安迷修进去后,揉着被咬的地方,询问道“恶党,你又发哪门子的疯?”




  “白痴。”雷狮看着安迷修一副不明所以的表情,轻哼了一声。他才不会做吃醋这种没品的事。




  雷狮闻到安迷修身上淡淡的香水味,有些不悦的皱了皱眉“一身臭汗味。”




  安迷修嘴角抽了抽,到底是谁害的?下次雷狮要是没带饭卡,他也让他在楼下吹个半个小时的风。




  当然,这也就是想想,雷狮不带饭卡,还有卡米尔他们带饭卡。




  等安迷修回寝室冲完澡,洗衣服的时候,才闻到,他衣服上似乎有之前他不小心撞倒,崴了脚脖的小姐的香水味。




  明白雷狮怎么回事的安迷修,扶着额想,他居然觉得那家伙别扭吃醋的方式有点可爱,他是不是没救了?




  安迷修的手上有着肥皂沫,一个没注意,肥皂沫进眼睛了。




  洗了半天,硬是把眼角都洗红了,眼睛才舒服点。




  等安迷修晾好衣服,穿着背心短裤出来,雷狮看着安迷修发红的眼睛问道“你哭什么?”




  安迷修的眼睛被肥皂水刺激的,眼珠带了点红血丝。眼眶内还有些泪花,配上发红的眼角,看上去像是狠狠哭过一样。




  “你才哭了,在下只是洗衣服的时候,肥皂水崩进眼睛里了。”安迷修将用品归拢好后,便揉着眼睛往床那边走。




  结果被雷狮一把拉开,语气不是很好的说道“说你白痴,你还真是白痴啊。”




  安迷修被雷狮拉到卫生间,再度清洗了一下眼睛。




  肥皂呈碱性,对皮肤粘膜存在刺激性,长时间,高浓度接触可造成接触部位的损害。




  安迷修洗眼睛洗的眼泪哗哗的,因为疼痛总是忍不住的想去揉。




  雷狮将安迷修压在衣柜处,低头亲吻着安迷修的泪汪汪的绿眸。




  “敢揉,我就一直亲你。”雷狮干说完,格瑞就推门进来了。




  在看到雷狮和安迷修的姿势后,一秒关上了门,在门外道“我和金出去吃饭,你们快点。”




  金还没看清里面什么情况,就被格瑞拽跑了。




  安迷修赶紧推开雷狮,这要如何解释?感觉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4)没带饭卡之等人




  金少有的没跟格瑞一起,他今天跟紫堂幻有个课题需要一起完成。只不过,回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没带饭卡。




  门禁卡在哪里,他还进不去。




  想着也快下课了,他等一下就好了。




  金却忘记,今天周五,家离得近的学生,是可以回家度过周末的。




  苦等了半个小时,也没人过来。金也不想等下去了,他看到他们寝室灯亮了,格瑞下午社团没活动,应该是在寝室呢。




  掏出手机给格瑞打电话,结果他就看着格瑞从休息区那边走过来了。




  “格瑞,你看到我怎么不来接我?”金有些委屈的问道。




  “我以为你在等人。”格瑞当然不能说自己是因为吃醋而想小小的欺负一下金。




  金听到格瑞回答,被堵的说不出来话。只能转移话题问道“你在楼下休息室做什么?”




  格瑞晃了晃手上的快递道“之前网上买的参考书到了,我来取。”




  凹凸大学为了学生们的方便,在寝室内设置了快递点。




  “你带饭卡了么,我饭卡忘记带了。”金连忙问最最最关键的问题。




  休息区跟快递点是连在一起了,当然是在门禁的范围外。




  格瑞拿出饭卡,扫了一下,带着金走了过来。




  金跟格瑞上楼的时候,将他和紫堂幻今天一天的成果都跟格瑞说了一遍。包括研究时,周围发生了什么有趣的事情。




  格瑞其实很喜欢金跟他分享这些,有些事在他看来虽然很无聊。但这种他虽然不在金身边,却能了解他的一举一动的感觉,非常的好。




  回到寝室,格瑞忍不住的将金按在墙上亲吻着。




  当格瑞放开金,想说点什么的时候。门却突然开了,雷狮和安迷修站在门口看着姿势暧昧的两人,安迷修脸上一闪而过的尴尬,连忙道“你们继续。”




  看着被大力关上的门,金连忙推开格瑞,去厕所洗了两把脸。




  格瑞则是叹了口气,打开门,本想让这俩进来。哪里想到雷狮在壁咚安迷修,眼看就要亲一起去了。




  砰的一声,门再度被关上。




  只不过,这次不好意思的人变成了安迷修。




  格瑞和雷狮倒没什么不好意思的,就是金和安迷修脸上的红晕,一时半会是下不去了。




  欣赏着两个红苹果,格瑞和雷狮心有灵犀的想着,下次想亲近的时候,给那对发个短信锁个门吧。




  金和安迷修同时打了个颤,难不成,着凉了?




  这样想着,金下床给自己冲了杯板蓝根,还问其他人要不要。安迷修示意他要,另外两个人并不想喝。




  喝了一杯热热的甜水,金和安迷修顿时觉得身体暖了起来。那股寒意,多半是有些着凉导致的。




  (5)甜点换来的顾问




  埃米发现他的室友好像不简单,在其他学生忙着学业的时候,他们好像要忙工作?




  大学生在校创业一直被鼓励,国家政策也一再调整,甚至补贴资金。




  不过真得能做到成功,还是少有人在。所以埃米难免有些好奇。




  只不过,人家三个人明显认识很久了,他除了每天跟室友打招呼之外,倒是很少说话。不过好在,他自己也接一些绘画方面的外块,都有事做,这样也不显得尴尬。




  埃米他们家有很多特产,是外面所没有的。家里人担心他们吃不好,总会密封好后给他们邮过来,也包括了一些甜点小食之类的。




  他姐姐和金他们搞起来的三件套,也一直卖着。本来只有他们家那一片的小销售群,瞬间变大,这导致他父亲提议,要在家里这边租个工厂,来应付他们这边的供应。




  凯莉赚了一笔倒是没再插手,而紫堂幻在知道这件事后,曾经给他们做了一期策划。就是将他们家的特产产品,对外销售这块的完整方案。




  格瑞和雷狮看到还进行了一系列的改良,之后凯莉看着好玩,也提了几点。最后一个完善成果,足以维持一个中小企业短期发展了。




  艾比是想搞起来,可她不擅长这些。于是就想推弟弟埃米来,埃米虽然比姐姐艾比要精明一些,但对这些东西也甚是苦恼。




  最后总结是,公司董事会之所以雇那么多经理,不是白雇的。




  一个寝室的,吃东西前肯定会问一下其他人吃不吃。




  埃米他们家因为他们哪个小企划,还没毕业就赚钱,显然成为了老家的自豪。这导致他们姐弟的零食直线上升,虽然做了密封处理,但到底是手制品,埃米很担心会坏掉。




  便跟佩利他们说,无需跟他客气,这些东西,他自己吃不完。




  佩利很喜欢埃米家的肉干,口味很独特。




  卡米尔有些矜持,但埃米有注意到,对方很喜欢甜的小点心。




  帕洛斯看不出来喜欢什么,但偶尔也会吃两口。




  金那边有他姐姐艾比送,他倒是不用在过去再送一次了。




  这天,帕洛斯和佩利不知道去哪疯了,只剩下卡米尔和埃米在寝室。




  埃米将新收到的点心分给卡米尔一些,看卡米尔很喜欢吃,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对方身上总有一种莫名的优雅气质,下意识的问道“如果我家推出这种零食,会赚钱么?”




  “可以。”卡米尔认真的思考了一下道“很多东西其实不是很好吃,只是牌子好。你们可以宣传出品牌,然后大力推广,之后就算折腾出什么奇怪的东西,也会有爱好者买单。”




  “额,经营这方面,我家谁也不懂…哎,要是能请你这种懂行情的人来当军师就好了。”埃米可惜的叹了口气,人家这种有能力的,多半是看不上他们这种没什么前景的小商品。




  “可以。”卡米尔道。




  “没事…哎?”埃米以为卡米尔会礼貌性的婉拒致歉,但他刚刚似乎听到了什么了不得的…词语?




  “我可以做你们家的顾问,如果后期发展大的话,我还能投资入股。”卡米尔淡定的说道。




  “真得?”幸福来的太突然,埃米有些不敢相信。




  “恩。”卡米尔点了下头,随后指着其中四袋甜品道“这些口味我最喜欢这个,我大哥他们喜欢这俩。”




  “我会告诉家里人多邮这几袋的。”埃米觉得自己需要跟老姐商两一下,卡米尔也不急,只说有事的话,让埃米跟他说。




  埃米觉得,卡米尔这个兄控,能出乎意外的搭理自己,应该都是看在甜点的面子上。虽然卡米尔给了自己通行证,但他知道如果过于麻烦,他们船还没启动可能就先沉了。




  艾比觉得有些不放心,但人家哥俩带的小弟都一身名牌,混的倍好。艾比咨询了一下金,金跟卡米尔的接触仅限于,卡米尔有事来找雷狮。




  金便去问安迷修,安迷修愣了一下道“卡米尔的话,你们可以相信他的能力。”




  雷狮他们这四个人中,安迷修觉得,也就卡米尔比较好接触。起码你不惹他的情况下,他也不会去主动理你。




  感兴趣的东西看上去很少,他大哥雷狮算一个,蛋糕甜品算一个。




  如果在这两件事上惹恼了他,可能一贯淡漠的他,就会让你明白,什么才叫做遗传。




  安迷修又一次侥幸看到一个人调戏小姑娘不小心能藏了卡米尔的蛋糕,结果就是被卡米尔,打的多处软组织挫伤,疼的要命,还只算轻伤的那种。




  事后小姑娘以为卡米尔是为她出头,哪想到卡米尔理都没理她,脱掉染到血的半指手套丢到倒地不起的混混身上,淡定的来到柜台前,重新点了几份蛋糕带走。




  那副平静的样子,完全不像是刚才对人动过手的样子。




  安迷修一开始还担心卡米尔会打的有些过头,检查了一下,发现卡米尔下手还是很有分寸的。该说不愧是雷狮的弟弟,都是一样的狡猾。




  艾比回去告诉埃米,可以试试看。埃米便开始折腾起合同来,卡米尔看到合同后,难得叹了口气。叫埃米过来,几乎手把手的教他,如何制作一个让对方找不出任何缺点,却能牢牢套住对方,以防反咬的合同。




  毕竟合同不缜密,是极有可能被对方反咬一口的。




  卡米尔是个比较喜欢安静的人,有佩利和帕洛斯在肯定安静不了,卡米尔干脆就带着埃米去了图书馆,顺便可以拿相关书籍,方便他讲解。




  埃米没想到,自己本来是想签个顾问,哪里想到,还附赠了个一对一家教课程。




  艾比偶然来到图书馆看到卡米尔撑在埃米身后,指着书中一些条款,和他之后做出的合同对照,问题所在。呆呆得想,虽然姐知道卡米尔在教老弟东西,可为什么姐觉得,弟弟要跟大灰狼跑了?




  想归想,艾比和埃米家的小店总算在卡米尔的教导下,开了起来。




  看着埃米给卡米尔送新开发的甜点,艾比纠结的想,姐到底要不要问问自家蠢弟弟,是不是恋爱了?万一不是,姐岂不是因为被那几对晃得过于敏|感了?




  被蠢弟弟鄙视什么的…她作为姐姐的尊严,还要不要了?




  而当埃米真得宣告恋爱,并且对象是卡米尔的时候,艾比已经不纠结这件事,反而纠结,为什么弟弟都嫁出去了,姐还是单身?




  (6)迷妹间的友谊




  莱娜和蒙特祖玛大概可以算是货真价实的迷妹了,她们一个是鬼狐天冲的脑残粉,一个是嘉德罗斯的脑残粉。对于她们来说,大人说什么都是对了,就是不对,那也是大人的英明神武的假动作。




  她俩能成为朋友,室友占一部分原因,另外一部分则是她们偶然之下,交流了如何快件便利还不模糊的,拍照方式。




  之后她们俩又开始研究起了拍照角度,然后愉快的分析出了各种让人眼花撩了的方式。




  凯莉一直觉得,对面这俩室友,真得对不起那一本正经的脸。




  一脸严肃的说着的话题却可以写本‘神奇狗仔是如何成长起来’的书了。




  比狗仔队偷拍明星的都专业,让人都怀疑她们之前是不是做过什么特殊职业的工作,例如佣兵,特种兵什么的。




  意思意思,替那俩正主默哀一秒。




  正在忙着扩招社团团员的鬼狐天冲摸了摸鼻子,有人骂他?




  (7)大风和飞舞的衣服




  学校今天一些缘故占用了每日清晨广播天气的时间,导致大风来袭,很多学生的衣服床罩来不及收起,而被大风挂的四处飘荡。




  金他们有幸目睹了,最尴尬的一次失物招领。




  被罩衣服都不算啥,原谅色三角胖次,骚的简直辣眼睛。以及一些奇奇怪怪的内衣,就真得是让人,尬的不想领走。




  然而还是要领走,毕竟有一些挂在树上的,可是学校的环卫工人,搬梯子拿下来的。




  好在学校顾虑到学生们的面子问题,让老师领着学生在小黑屋核对完失物信息,悄咪咪的小黑袋子领走它们。




  丹尼尔有一套限量版的星云拼图被吹跑了,虽然都找回来了,但丹尼尔还是提出了抗议。不准在占用清晨的天气预报,整个学校就指着它活着呢!




  某名校领导的假发在这起突发事件被吹飞,瓦数锃亮的光头,在飞沙中宛如明灯,被不知道他其实是个秃子的老师,隐晦的看了很久。在丹尼尔提出来后,一锤子定音的宣布,占什么都不能占天气预报!




  金发现格瑞似乎有些,小的情绪低落?格瑞不是没被吹走什么东西嘛?




  知道怎么回事的凯莉,哼了一声在网上下单了想让安莉洁穿给她看的衣服。




  闷骚什么的~要不得~




  (8)传销和传教




  紫堂幻可以说是水深火热之中,他的三个室友中,一个像是干传销的,实际上是大学生创业,但是搞的真得像是个邪教组织。




  另外一个完全是神学之类,总之听上去有些神叨。




  这两个室友都向他抛出了橄榄枝,紫堂幻一开始是有些心动的。




  然而凯莉,格瑞以及金都说,哪个也别进。




  可鬼狐天冲画的大饼真好看,看上去很好吃。




  银爵则是他们系名列前茅,货真价实的大学霸。他跟谁学似乎都能学到一些东西?




  而在紫堂幻纠结的时候,真相摆在了他的面前。




  鬼狐天冲想要更多的活动资金,而学校发给每个档位的社团的资金都是固定的,甚至还要定期做出贡献,不然还会克扣活动资金。




  这导致鬼狐需要招人来扩充人数,达到大型社团的基数,贡献这方面,他手下有莱娜这样能干的副手,再加上一些他在之前学校培养出来的人才。只要人数够,贡献什么的完全不差事。




  鬼狐天冲是有大梦想的人,他想做人上人,凹凸学院的这个社团,就是他发展的踏板。




  鬼狐天冲是需要凑数的人,银爵那边同样也是如此。毕竟社团最少也要六人以上才能申请下来,在科技发展时代,神学跟封建思想挂钩,肯放松心态去钻研它的人,倒是越来越少了。




  凹凸学院其实是支持的,这毕竟是一个文化体系,需要有人去钻研它们。




  然而,肯去的人实在太少了,凹凸学院不存在想混日子的学生。这导致,学院只能让他们自发的去喜欢这些东西,而非强制性。




  毕竟社团这东西,本就是一群拥有同样爱好者的相聚在一起互益的组织。




  而考虑了半天的紫堂幻,最后选择中间从未发言过的神近耀。




  真沉默寡言,闷葫芦代表人,神近耀从没想到,这场战争,居然会拐到他这里。




  而鬼狐天冲和银爵也是后知后觉的发现,我们其实,还有一个人可以拐。




  神近耀倒是干净利落的两边都拒绝了,接到明确拒绝,鬼狐天冲和银爵也就不再过问了。




  紫堂幻有些歉意的跟神近耀道了歉,他真的没想到鬼狐天冲和银爵没问过神近耀这个问题。




  神近耀倒是无所谓,只是说,紫堂幻太软,也太迟疑了,这份迟疑才是他被两人看上的原因。




  “我大概已经习惯了这种事。”紫堂幻苦笑道。




  “习惯,是可以改变的。”神近耀说完,便做自己的事了。




  紫堂幻微微一愣,随后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双手,他就是为了改变而来这里的…




  原来是因为他没有改变,所以才会造成了苦恼么?




  等紫堂幻真得下定决心拒绝这俩人时,才发现,他的两个室友其实很干脆,真正困住他的,只有他自己。




  学校,确实能让人学到一些家里所无法教的东西。



评论(3)
热度(235)

© 否极泰迪 | Powered by LOFTER